农村消费正在朝便利化、精细化发展

“以前缺啥买啥,后来有啥买啥,现在啥好买啥。”暑期,农村消费迎来又一轮“井喷”,农民们朴实的话语勾勒出农村消费新动向。今年的中央一号文件提出,全面促进农村消费。眼下农村消费形势如何?今后怎样挖掘潜力?

消费量质齐升

今年以来,农村消费迎来多轮政策支持。1月份,商务部等12部门印发《关于提振大宗消费重点消费促进释放农村消费潜力若干措施的通知》,从稳定和扩大汽车消费、促进家电家具家装消费等层面推出11项举措。6月份,商务部等17部门印发《关于加强县域商业体系建设促进农村消费的意见》,推出健全农村流通网络、加强市场主体培育等多项举措。

记者采访发现,随着基础设施和商业体系逐渐完善,农村居民迎来更为丰富、更高品质的消费选择。在地处祖国西南的边境城市云南临沧,农村市场十分活跃,农民对家电、汽车、电子类产品的消费热情高,上档次、功能全、颜值高的品牌产品备受青睐。“要说消费有啥变化,用电量上最能体现,现在每年用电量是8年前的两倍。村民们对家电产品、汽车、智能手机等购买量更多了。”临沧市沧源县勐董镇国门新村村民组长鲍艾保说。

农村消费的短板正在补齐。国家邮政局新闻发言人侯延波说,为释放农村的消费潜力,国家邮政局发挥“邮政在乡、快递下乡”已有优势,启动了“快递进村”工程,寄递服务加速向农村地区下沉。目前,全国建制村已经全部实现了直接通邮,乡镇快递网点的覆盖率达到98%。2020年,农村地区累计收投包裹超过300亿件,带动工业品下乡和农产品出村进城超过1.5万亿元。

当前,我国农村消费增速稳定在较高水平,消费规模持续增长。商务部流通发展司司长刘德成介绍,随着农民收入水平的提升,农村消费规模水涨船高。2020年,乡村消费品零售额达5.3万亿元,比2015年增长26.1%,连续8年快于城镇。同时,农村消费升级趋势明显,去年一年,农村居民人均教育文化娱乐支出、交通通信支出、医疗保障消费支出分别比2015年增长了35.1%、58.3%和67.6%。

网上消费红火

吃完早饭,家住江西赣州市崇义县过埠镇梦想家园的居民刘冬秀,来到附近的快递驿站取网购的酸枣糕。刘冬秀说,这两年镇里搞易地搬迁,村民们住进了新型农村社区,不仅生活条件比以前好了,对消费品也有了更高要求。“大家更追求智能化、便捷性的产品。网购等新购物方式改变了消费习惯。”梦想家园党支部书记李春连说。

中国贸促会研究院今年4月发布的《网络零售促进农村消费研究》报告显示,农村居民与最近的城市之间的距离越远,越倾向于线上消费。这表明电商丰富的商品选择和快捷的物流配送能够为远离城市、购物不便的农民提供优质的消费体验,是直接带动农村消费的重要途径。

农村线上消费总量增加的同时,消费结构也在向便利化、精细化发展。据《2021中国农产品电商发展报告》数据,2020年农村电商规模达到28015.7亿元,同比增长22.35%。多家电商平台数据显示,在农村居民的线上消费结构中,虽然食品类消费仍然占比最大,但是生活用品类消费已经跃居第二。通过网络零售,多功能净水器、扫地机器人等新型家电逐步进入农村消费市场,深受农村年轻人喜欢。

潜力仍待释放

相对城市而言,农村消费呈现出潜力大、总额低的特点。《网络零售促进农村消费研究》报告显示,按照2020年的数据测算,农村居民人均消费支出仅相当于城市居民的一半左右,乡村消费品零售额占全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比例不足15%。但农村居民边际消费倾向一直处于较高水平。报告显示,2019年农村居民的边际消费倾向是0.858,意味着农村居民每增加1元可支配收入,就会产生0.858元的消费,而城镇居民这一数值为0.628。

“农村流通要把县域作为切入点。”商务部副部长王炳南说,要适应农村消费的实际情况,强化县城的中心地位,发挥镇的重要节点功能。缩小城乡消费差距,让农民在家门口就能实现与城市同样水平的消费环境、买到同样质量的商品、享受同样标准的服务。

“扩大农村消费还存在一些障碍,表现在农村商业设施水平低、商品服务质量不高、市场秩序有待改善等方面。”中国社科院农村所产业经济室主任刘长全认为,要结合乡村人口、消费习惯等特点,推进县域商业发展。县城重点强化综合商业服务能力,改造提升综合商贸服务中心和物流配送中心。乡镇重点强化区域服务能力,建设乡镇商贸中心,向周边农村拓展服务。村重点强化便民服务能力。(乔金亮 冯其予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