时代天使真的有品牌价值吗?

时代天使真的有品牌价值吗?

图片来源 @视觉中国

文 | 财经琦观

" 仓廪实而知礼节,衣食足而知荣辱。"

早在春秋时期,管子就对人性的需求梯队进行了排序。

明代话本中也流传出了 " 饱暖思淫欲 " 的俗语,统统讲述了同一个道理:生存 / 稳定是第一需求,唯有在第一需求基本满足之后,人们才会进一步向上发展。

近期,资本市场表现出明确的结构化倾向,对成长因子给予了极高的权重。

在这样的氛围下,新能源车、医药、CXO 等高景气,高增长率的行业迎来了极大的追捧。

其中,与 " 颜值经济 " 直接挂钩的医美板块则同样被短暂 " 临幸 " 过,随后又上演冲高回落。

抛开游资行为,究竟是什么在支撑着该板块的起伏?

和平红利,繁荣红利。

是否看好这两大宏观指数,直接决定了你对医美行业的股指信心。

6 月 16 日,隐形牙套正畸龙头时代天使将正式登陆港交所。

IPO 定价为招股价上限,达每股 173 港元,一手 200 股,入场费约 34948.66 元,超越 2020 年 9 月 28 日上市的再鼎医药(09688)的 32726.49 元,成为本港新股市场有史以来,入场费最贵的新股。

并且,IPO 阶段不引入任何基石投资,可以说十分 " 自信 "。

就市值空间而言,当下的招股市值为 286 亿港元。

根据机构推算,以相对估值法,对标口腔行业的通策医疗(PE:188.42),按 100 倍 PE 定价,两年后 2022E 经调整净利润为 4.30 亿元,推测得预期估值为 521 亿港元,仍有将近一倍的上升空间。

眼下,打新事宜早已尘埃落定,短线操作也已不再是讨论重心。

我想,现在正是一个恰当的时机,以一个更加平和的长线心态来看待这家企业。

鉴于其赛道属性和龙头地位,我们有理由相信,在日后这家企业还会反复出现在我们的视野当中。

01 接力赛

企业背景来看,创始人团队有两拨。

创始人李华敏,时代天使的执行董事兼 CEO。

2003 年之前,李华敏很长一段时间都在帮助父亲李世俊打理一家牙科诊所,后者是南宁天使口腔病防治医院的创始人、曾参与组建过中国牙防基金会。

时代天使真的有品牌价值吗?

奠基人颜永年,第一任清华大学材料成形制造自动化研究所所长,第一任清华大学生物制造研究所所长," 中国 3D 打印第一人 "。

2001 年,受到国外隐形牙套 " 隐适美 " 上市消息的启发,63 岁的颜永年和首都医科大学口腔学院院长王邦康(64 岁),搞起了学科交叉,两位加起来一百多岁的学者,开始合力研发无托槽隐形正畸技术。

时代天使真的有品牌价值吗?

2003 年,颜永年团队遭遇资金不足。

同年,29 岁的李华敏与父亲李世俊,用 200 万元买断了这项技术,并投入 500 万元,与颜永年与王邦康二人共同组建北京时代天使生物科技有限公司。

以上是创始团队。

资本层面,时间来到 12 年后。

2015 年,长期的研发投入和市场营销费用带来的巨大资金压力,使得创始团队难以为继。

该年,冯岱从华平离职,与同事黄琨成立了松柏资本,以 6394 万美元的价格直接收购了时代天使,之后为了激励团队和员工,又让渡了 32.21% 的股份。

这也就是当下时代天使的资本结构。

招股书显示,时代天使的控股股东是松柏正畸,持股比例为 67.1242%,其背后投资来源于高瓴资本,高瓴资本在 CareCapital 持股 96.67%,间接持有时代天使 64.88% 股权。

此外,李华敏持股 15.8798%,非执行董事黄琨持股 0.4814%,包括李华敏在内的董事、高管及员工合计持股 32.2104%,其余股份由第三方持股。

以颜永年为代表的技术派,两年的时间和多年的技术积累,换取了 200 万元的营收,以及持续参与的机遇;

以李华敏为代表的创业者,12 年的最好时光和 700 万元的一次性赌注,换取了 6394 万美金的报偿,以及持续参与的机遇;

以冯岱为代表的投资者,六千万美金的播种,六年的等待,换来了 286 亿港元(约折 36 亿美元)的报偿,以及未来最大的增长收益;

这是一场漫长的接力赛,技术人、创业者、投资者交相辉映。

转换为企业牌面,则是技术基因、行业经验以及背靠高瓴的丰沛子弹。

02 美好得不像现实

为什么人们都认为这是肉眼可见的好赛道?

首先就是赚钱。

时代天使真的有品牌价值吗?

毛利率高达 70%,即消费者花 100 元买一套产品,时代天使的成本只要 30 元。

在具体产品线上,时代天使早在 2006 年就推出了一款标准版,直到 2016 年市场景气之后,才开始跟进补充更多的产品线,以适应不同的消费人群。

目前,其产品线共有四种,分别是时代天使标准版、冠军版、COMFOS 以及儿童版,建议零售价在两万六到四万元不等。

时代天使真的有品牌价值吗?

这其实也很合理。

横向比较,化妆品行业中,雅诗兰黛的毛利率有 80.6%,资生堂的毛利率为 75.59%,上海家化的护肤品毛利率为 77.7%。

美容仪的毛利率也同样在 70% 以上,更有甚者表示(某西门子工业的工程师),一台五千元的美容仪,零部件在淘宝都能买到,满单满算,成本只需要 70 块钱。

表象来看,毛利率高的产品,往往是因为营销成本过高。

深层次来看,营销成本高的产品,其实就意味着 " 消费群体并不那么强烈需要 ",正因为需求不够强烈,所以更需要广告、营销、品牌文化、消费主义、容貌焦虑等外部因素来投入刺激。

此外,产品效能越 " 非标 ",越难以用标准化数据来衡量的时候,相关赛道企业的营销压力就会越大,进而会反向加大毛利率的提升。

又及,当企业的护城河越深,越占据微笑曲线两端的有利位置,企业就越有了做高毛利率的底气。

时代天使真的有品牌价值吗?

回到时代天使。

首先在大赛道上,在颜值经济这一概念框架下,市场的非刚性需求和产品效能的非标准化衡量,使得其本身就具有了高毛利的原始基因。

其次在牙齿正畸这一细分赛道上,时代天使也分别在研发和品牌两端积累着自身的壁垒。

技术方面自不必说,时代天使近 3 年来共获得授权专利 39 项,其中实用新型专利 21 项,发明专利 9 项,外观设计专利 9 项,在生物力学、材料学、计算机科学、3D 打印智能制造等多方面均有累积。

数据方面,正畸效果的评估完全基于临床表现,临床数据的积累是必不可少的,行业龙头爱齐科技累计案例超过 960 万,然而正畸的平均周期较长(2-3 年),新品牌的矫正效果往往需要多年才能得到验证。

品牌方面,时代天使作为医疗器械,其实更依赖的是医生群体的认可。

而这个群体往往讲究循证医学,在整个矫正过程中临床医生与时代天使的交互非常频繁,医生全程参与矫治器的设计和定制(3D 打印技术),对于品牌的认知度和黏性相对较强,很容易形成用户的惯性选择。

一切都美好得不像现实。

03 回到算账

在具体的市场格局上,隐形牙套正畸市场目前属于双寡头两极格局,时代天使与美国的隐适美(爱齐科技)分庭抗礼,二者分别占据中国国内市场的 41%。

正雅作为行业第三只占有不到 10% 的份额,剩余的其他竞争者共分不到 10%。

时代天使真的有品牌价值吗?

基于此前提到的说行业壁垒特性,时代天使可以说是处在一个确定性极高,且具有高成长性的赛道里。

但本着严谨态度,我们还应该试着去找寻,哪些是需要投资者注意的警戒线?在一片貌似光明的前景里,有没有需要人们警惕的阴影。

首先还是估值问题。

短期来看,市场流动性和信心都相对疲软,关于医美的赛道前景也都处于波动阶段,暂未形成像新能源那般坚定的共识。

这种大波动下,既意味着有追高套牢的风险,也意味着有逢低介入机遇,还需各位谨慎把握。

在消费频次上,牙齿正畸可以说是一个人一生最多只会消费一次的产品,很难产生 " 复购 " 概念。

此外,与化妆品、装饰品、箱包等完全 to C 的品牌相比,隐形牙套更多需要提供的是 " 功能属性 " 而不是 " 炫耀属性 "。

因此前文所说的微笑曲线中,时代天使在右侧的品牌价值维度,还应打个折扣。

那么,对于一款更多依赖技术驱动的,以提供确定性功能为主的产品制造企业,100 倍的市盈率是否过高?

值得商榷。

再来看可扩展性。

由于刚刚说的不具备 " 复购 " 属性,那么市场的持续开拓就尤为重要。

短期来看,下沉市场的开拓是时代天使的重中之重,而这一点也很有可能将成为该企业近五年的核心指标。

长远来看,出海扩张的全球化之路,以及与隐适美展开全面较量,是时代天使所必须要面对的挑战。

在美国,隐适美已经拿到了超过 80% 的市场占有率,并早已积极展开全球化的布局。

时代天使有没有做好这样的准备,又该如何在短期内平衡国内下沉市场与海外扩张的关系,都是投资者们应重点关注的维度指标。

时代天使真的有品牌价值吗?

此外,安全事件的隐患以及相对应的舆情风险,垄断地位与政策风险,潜在的技术突破,其他医美发展带来的弯道超车的可能等,均将在不同程度上对时代天使形成威胁。

最终,一切都还要回到市场本身。

唯有人们感到安全,感到轻松,感到自由,才会有主体市场全面拥抱 " 颜值经济 " 的现实可能。

这便是文章一开始提到的两个概念。

更多精彩内容,关注钛媒体微信号(ID:taimeiti),或者下载钛媒体 App